黛烟七夕剧情评鉴

点击进入查看全文\u003e

其实对于七夕的黛烟剧情,我是有着一定程度的期待的,虽然中间有一个个人本的剧情让我拉低了对七夕剧情的期待,但因为之前黛烟塑造的水准,我依旧保留着期待。而结果也确实可以,有着一些妙处。

首先,我们一定要再次回到新年剧情当中,我们需要先理解黛烟在新年剧情中到底有哪些问题,并且进一步解决了哪些问题,以及黛烟的形象究竟是怎么样的。这个在之前写过,这里就直接摆结论——黛烟初到时是有着一定心理的不安的,而在与教授和绿洲的众人形相遇后解决了这一不安或者说这种不安得到了一定的安抚。

在教授那里,黛烟心中的不安是直接得到了安抚,而对于绿洲的诸多人形来说,黛烟的照顾同样也使得黛烟自己得到了承认,因为众人形认可黛烟,所以黛烟才可以自如地在绿洲呆下去。

黛烟的形象则是有两个部分,一个是外在知书达礼的大家闺秀,另一方面是有一些捉弄人的小恶魔性格但是我当时也指出,在黛烟的个人剧情中,这两者的塑造实际上是比较割裂的,没有很好地将这两种性格连在一起(尤其是在结尾部分黛烟的主动)。而我当时认为需要绛雨剧情的补充,但是云母依旧没有出,所以这两方面性格的因素我们依旧看不到是如何塑造在一起的。但是这并不关键,因为绛雨的剧情只是对黛烟这种性格来源的一个补充,但是如果在其他剧情中能够很好地将这两者贴合在一起,实际上也不错。而这次剧情也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这一点,虽然是和新年剧情比较一致,但是也有不少地方超越了新年剧情。接下来就是对这次剧情的一个简要的分析。

前文已经写了,黛烟在新年的个人剧情中一方面因为绛雨的消失,在心中一方面有着对绛雨的担心,一方面因为没有绛雨,自己照顾也缺少了照顾的对象,因而自己也难以得到外在的承认,由这两方面黛烟的不安很强烈,而在新年剧情中,以黛烟和教授的幽会结束,在一定程度上消弭了这种不安感。而在黛烟的七夕剧情中,接续了之前对于黛烟的讨论,并且有了进一步的推进。

这里我们来看云母所写的对话,而首先我们可以根据对话的大致内容分为两种,一种是A上去的,另外一种是打趣的对话,在黛烟的七夕剧情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两种相反的对话方式居然同时出现在了一个人物身上,而这也就是关键。

首先我们看到的便是打趣的对话,这一段作为开篇是比较恰当的,黛烟性格因素中的捉弄人的因素是可以出现的,但是我们一定要注意打趣在这里出现和在新年剧情中出现的根本差异——在新年剧情中打趣一方面是黛烟的性格因素作祟,同时也是黛烟心中不安,试探的一种表现。

比如在触弦这一章节中,黛烟所说的“您好,教授……您看起来比我预想的要朴素一些呢。”,在这里就是一种试探性的打趣,黛烟来绿洲还为了绛雨、以及对绿洲的信心,所以这样一种试探和打趣性的话语就充分表现了黛烟的内心与性格。然而在七夕剧情中,这种饱含试探性的话语就变成了纯粹的打趣——也就是黛烟性格的展现,比如“看来这些都瞒不过独裁领导绿洲,并在麦戈拉四处征战的暴君啊。”,就是对教授的一种调侃,而后教授弱弱地回复“……那个只是不实传闻,不要采信。”。

而后在这里,黛烟突然一转话题,谈到了教授的个人魅力,指明若不是教授,自己很可能就不在这里了。教授也回非我一人之功。然后黛烟又夸赞了教授,教授挡不住岔开话题。

而后一段小对话展现了黛烟的心细,比如立马察觉到这不是街上的花灯,问是不是教授自己的作品。

然后接下来黛烟主动A上去,这一点乍看是比较突兀的,毕竟前面还是一段打趣,突然间就转换到一处比较直接的表达。

在这里,我们先回到新年剧情当中,我们可以看在新音当中,黛烟的纠结是有一定表现的,在众人找到教授和黛烟前,黛烟唱了一首青玉案以及对教授倾诉自己找不到绛雨的孤苦,同时唱青玉案也是自身孤苦、徘徊心境的反映。而后在这种心情的刺激下,黛烟才下定决心向教授表达自己的心意。

然而在七夕剧情中,我们就能看到这种转折的妙处,在这里依旧以绛雨为线索,使得黛烟的心情有了极大的变化。

在到河边刚开始这一段,我们是可以看到继续接着之前打趣的笔法,二人妙语连珠,并且在后半部分,黛烟腹黑或者说小恶魔这种捉弄的表现更进一步,比如“您是否将我想得太过完美了?即使是我,也做不到这么周全哦。”,这样一种在逗弄的同时又有着小小的自夸的语气更是绝妙,明明已经预料到了这种状况,早就看了出来,却还是要装的楚楚可怜,这种嗔怪的语气是很贴切的。

而在这之后,云母写的剧情有一个很妙的地方,如果说这里直接进入A上去,就很不好,但是在这里云母用了一个很巧妙的方法,就是这里教授的一份期许。教授在这里主动问孔明灯和河灯哪个更好,而在这里,我们应该考虑孔明灯和河灯的不同用处,正如黛烟所说,一祈福,一向魂灵祈愿。也就有着不同的指向,在这里,教授带的是孔明灯,多用于元宵、中秋,或有些开心、团圆的意蕴。而河灯则是亲人无迹。说到这里,那么河灯和孔明灯的指向也就不言自明,所表达的正是教授对于黛烟的回应——绛雨会没事的——也正是如此,黛烟才会在后面提到绛雨。而也是在此,黛烟感受到了教授的一份心意,如果说在新年剧情,更多地是被教授的人格魅力所吸引——也就是交响乐团的指挥,而在这里,黛烟后续的打趣则不仅仅是一种性格的展现,则更添了几分娇柔,也就是一种腹黑,故意地拿教授开玩笑。

而后的剧情比如谈到绛雨、以及教授这次为黛烟考虑的周全,都是这一点的延续,就无比较特殊的地方可谈。唯有孔明灯这一处以及一些较好的、比较能表现出人物个性的句子很有趣。

孔明灯这一物品的设置,成功地将黛烟性格的两面粘合在一起,正是因为教授的有心的主动,所以黛烟才会正面表达心意,而非如同新年剧情一般,教授还是比较被动,起到一个旁观的作用。而也正是因此,最后的邀约才会显得突兀,但放在这里,教授主动解决黛烟的烦忧,即使是邀约,便也显得合理。

PS:黛烟被教授安慰,帕斯卡主动A上去,帕斯卡输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最新资讯

给同学捏的(gacha)

2022-8-14 14:52:42

最新资讯

Sizeable主要内容

2022-8-14 15:03:3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