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文字剧情】理想城:长夏狂欢季(10/11) IC-9 穹顶之上

行动前无行动后\

行动前

行动后

"克罗绮·砖石"        欸,您说到这个的话,我也想起来了。

"克罗绮·砖石"        几年前,我有参加过两次他和卡奇关于穹顶的竞稿会。

"克罗绮·砖石"        那时,芬奇大师刚离开不久,而两个初露锋芒的新星都想用穹顶的改造方案证明自己。

"克罗绮·砖石"        卡奇经常在会议上滔滔不绝,阐述自己的想法,解说自己设计的得意之笔。

"克罗绮·砖石"        而斯第奇,会把他那些精美的图纸铺在桌子上,然后就退到一旁。他好像并不愿意花费精力在解释上,他希望我们能自己领悟。

"克罗绮·砖石"        有的人喜欢卡奇的细致思路,也有的人认可斯第奇对自己作品的自信乃至自矜。他们无疑都当得起新星的称号。

"克罗绮·砖石"        这场较量持续了几年,谁也没能真正获得多数人的认可,让自己的设计得以通过。

"克罗绮·砖石"        直到从某一次开始,斯第奇不再出现。

"耶奇·地心"        芬奇还在的时候,曾经和我聊起过这个话题,他说,他很担心自己这个徒弟的将来。

"耶奇·地心"        只是,你说的这些,旁人说再多也没有用,只有他自己想通,放下自己的傲慢,才有可能听取他人的意见。

"耶奇·地心"        否则,别说卡奇了,就算是嘉维尔那样强硬的人,恐怕也拿他没有办法。

"克罗绮·砖石"        即使嘉维尔真心想帮他,也不行吗?

"耶奇·地心"        如果真的有这样的办法,芬奇那老家伙应该早就尝试了吧。

"耶奇·地心"        但是,谁知道呢……卡奇和嘉维尔在性格上完全相反,他们两个一起去帮斯第奇的话,或许真的会发生什么奇迹吧。

"嘉维尔"        唉,毕竟是祖玛玛的朋友,不能对这些家伙下重手还挺麻烦的。

"嘉维尔"        嗯?对了,你们应该认识祖玛玛吧?我是她的朋友。

"奇怪的机械"        祖玛玛……确认身份,祖玛玛的朋友,嘉维尔。

"奇怪的机械"        祖玛玛说过,不能伤害嘉维尔。

"奇怪的机械"        我们不伤害嘉维尔。

"斯第奇·画布"        什么?!

"嘉维尔"        哈哈,之前看那家伙跟你们玩得挺开心的,没想到提她还真的有用。

"斯第奇·画布"        啧!

"嘉维尔"        能不能帮我围住他?

"奇怪的机械"        我们不会伤害际崖城的居民。

"嘉维尔"        放心,我只是要带他去他应该去的地方而已。

"奇怪的机械"        了解。我们相信嘉维尔,我们帮助嘉维尔。

"斯第奇·画布"        别拦我的路!

"嘉维尔"        斯第奇·画布,我问你一个问题。

"斯第奇·画布"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跟你说的了!

"嘉维尔"        说了这么多,你讨厌际崖城的居民吗?

"斯第奇·画布"        ……

"嘉维尔"        不,你不用回答。

"嘉维尔"        如果你讨厌这里的居民,那你来到地上后,就该留在那里,你完全可以不告诉我们有关你部族的危机。

"嘉维尔"        但你还是做了。

"嘉维尔"        你虽然不想修穹顶,但你依然割舍不下这里,所以你才会把特米米和依娜姆带下来的。

"斯第奇·画布"        是又怎么样?

"嘉维尔"        那我很好奇,斯第奇。

"嘉维尔"        你有没有去问过那些否定你的人,他们为什么不喜欢你的方案?

"斯第奇·画布"        ……没有。

"嘉维尔"        我想也是,这就像你刚才说的那些话,肯定也从来没有告诉过身边的人一样。

"嘉维尔"        实际上,你真正的想法也还没有告诉我。

"嘉维尔"        我知道,有些话很难开口。

"嘉维尔"        我的病人里也有不少死撑着不想告诉别人的人。

"嘉维尔"        不想给人添麻烦,觉得没人理解自己,就是嘴硬说不出口什么的,都有。

"嘉维尔"        但无论如何,不说的话,直到你死,都没人知道。

"嘉维尔"        我不会说你做错了,斯第奇。

"嘉维尔"        但我要你试一试。

"斯第奇·画布"        真正的想法,到了现在,我真正的想法连我自己都已经不知道了!

"嘉维尔"        那我至少也要……

"???"        等等!

"嘉维尔"        嗯?

"卡奇·叙光"        嘉维尔小姐,请等一等。

"斯第奇·画布"        卡奇?你为什么会来这里?

广场上寂静无声。

所有杜林都在聚精会神地倾听着阿芙朵嘉的故事。

这个故事一开始温情脉脉,却逐渐显露杀机。

当图穷匕见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忍不住屏住呼吸,下一刻,又为她的幸存而松了口气。

但这一切竟只是个开端,因为幸存是苦难与旅途的开始,她在这一路上看到了更多。

"阿芙朵嘉"        ……当我走到洞窟的尽头时,我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错觉。

"阿芙朵嘉"        如果那不是一座充满金属光泽的升降梯,我甚至会以为那是迎接我通往死亡的阶梯。

"阿芙朵嘉"        我当时的心中甚至是喜悦的,因为我以为,自己的受难终于要结束了。

"阿芙朵嘉"        我终于可以在死亡的怀抱中休息片刻。

"阿芙朵嘉"        但我却没想到,那座升降梯,打开了我通往新生活的大门。

"阿芙朵嘉"        以上,就是我在来到地下之前,所经历过的事情了。

"阿芙朵嘉"        这就是我所能为各位展示的,地面上的生活。

"阿芙朵嘉"        它绝对称不上美好。

"阿芙朵嘉"        但是,当我真正回头去看时,它又没有我所以为的那么糟糕。

"阿芙朵嘉"        而我之所以要先和各位说这些,想必有些聪明的人已经猜到了。

"阿芙朵嘉"        是的。

"阿芙朵嘉"        根据我们的讨论结果,我们总结出了三套撤离方案。

"阿芙朵嘉"        第一套,通过隧道进行撤离。

"阿芙朵嘉"        经过计算,即使我们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开始撤离,在爆发之前,恐怕也只能将七成的人口撤离到隧道那一头的兄弟城市。

"阿芙朵嘉"        如果采用这套方案的话,我们就需要立刻开始行动,不能有任何耽搁。

"阿芙朵嘉"        第二套,立即动用全部资源,向着隧道的反方向,也就是另一边的空洞处进行挖掘,并开辟出一个安全的避难所临时使用。

"阿芙朵嘉"        目前看来,这套方案最终的存活率要高于上一套方案,但是,隧道是我们和其他城市的唯一连通方式。

"阿芙朵嘉"        灾难将会摧毁我们的大部分设施,在这种情况下,且不论开辟的避难所能否容纳全城的人。

"阿芙朵嘉"        即使真的可以救下所有人,在灾难过去之后,我们能够坚持多久也将是一个问题。

"阿芙朵嘉"        而第三套方案……则是前往地面。

"阿芙朵嘉"        经过工业代表的估算,那座工业升降梯在经过短时间的扩建后,可以做到在爆发前将全城人口都转移到上方的洞窟。

"阿芙朵嘉"        而前一段时间来到际崖城的几位客人,正是来自位于际崖城正上方的地表之上。

"阿芙朵嘉"        那里是一片名叫阿卡胡拉的茂盛雨林,她们作为那里的管理者,愿意为际崖城的居民提供居住的空间以及各种帮助。

"阿芙朵嘉"        等到灾难过去,我们安顿下来之后,可以到时候再选择返回这里,或者另做打算。

"阿芙朵嘉"        目前看来,第三套方案,是风险最小,最能够让所有人都活下来的方案。

"阿芙朵嘉"        只是,我们要做一个对杜林来说,可能是前所未有的决策——

"阿芙朵嘉"        前往地面。

"阿芙朵嘉"        刚才我讲述的,关于我的故事,也是为此而讲。

"阿芙朵嘉"        我们依然有别的选择,我不希望大家被我的话影响判断。

"阿芙朵嘉"        因此,我选择将我的故事讲出来,由大家自行判断。

"阿芙朵嘉"        那么,依照惯例,十分钟后,我们将开始对三种方案的表决。

"卡奇·叙光"        我有些话想要跟斯第奇说。

"嘉维尔"        好吧。

"卡奇·叙光"        斯第奇,我……

"斯第奇·画布"        穹顶交给你不是正好吗?

"斯第奇·画布"        你又是现任设计代表,大家又喜欢你,由你来设计新的穹顶肯定会被大家接受吧。

"斯第奇·画布"        从当年延续至今的较量,你赢了。

"卡奇·叙光"        啊,我要说的不是这个。

"卡奇·叙光"        我是来向你道别的。

"斯第奇·画布"        ……你说什么?

"卡奇·叙光"        是这样的,在芬奇大师离开后,设计代表的职位一直只是由我代理。

"卡奇·叙光"        而我在接过这个重担之后,愈发感觉到我的能力或许并不足以承担这份责任。

"卡奇·叙光"        其实,我一直都想去把芬奇大师找回来,只有他,才是我们这座城市真正的设计代表。

"斯第奇·画布"        你……

"卡奇·叙光"        而我走后,最适合接替这个位置的,显然就是身为芬奇大师弟子的你了。

"卡奇·叙光"        就在刚才,我回了一趟设计部,完成了一些工作交接,已经打算收拾行李出发了。

"斯第奇·画布"        为什么是现在?!

"卡奇·叙光"        我听说了要前往地上的事,刚才我路过广场的时候,听到阿芙朵嘉小姐的演讲了。

"卡奇·叙光"        这个提案我想最终一定会被通过吧。

"卡奇·叙光"        但芬奇大师应该身在某座杜林城市里,所以,我想趁着现在还能通行,先赶去隔壁城市安顿下来再做打算。

"卡奇·叙光"        所以很遗憾,我应该是没有办法参与穹顶的设计了。

"斯第奇·画布"        你……你做这种事,以为我会感谢你吗,卡奇!

"卡奇·叙光"        我这么做不是为了被你感谢,斯第奇。

"卡奇·叙光"        而是我真的觉得你可以胜任。

"卡奇·叙光"        你缺少的,只是一个让别人认识你的机会,真的。

"斯第奇·画布"        你——!

斯第奇愤怒地想要向卡奇挥拳。

然而,拳在半空中,就无力地落下。

"斯第奇·画布"        老师突然离开,我知道他想要让我独立起来。

"斯第奇·画布"        你这么做,我知道你也想让我再尝试一下。

"斯第奇·画布"        嘉维尔也是,我知道你们是好心。

"斯第奇·画布"        我当然知道!

"斯第奇·画布"        但是,老师也是,你也是,嘉维尔也是,为什么你们都想要逼我!

"斯第奇·画布"        为什么你们就不能把我放着不管!

"斯第奇·画布"        为什么就不能让我继续躲下去!

"斯第奇·画布"        为什么你们都要对我这么友善!

"斯第奇·画布"        为什么!

卡奇默默捡起旁边的设计图,递给斯第奇。

"卡奇·叙光"        因为你明明那么努力过了啊。

"卡奇·叙光"        你应该可以做得更好的,斯第奇。

"嘉维尔"        对别人好哪里需要什么理由?

"嘉维尔"        不想看人堕落下去又需要什么理由?

"嘉维尔"        现在,站起来,斯第奇。

"嘉维尔"        别哭丧着脸。

"嘉维尔"        你在一开始欺骗了我的族人,而且现在,你也给不少人添了麻烦。

"嘉维尔"        所以我要给你一拳。

"嘉维尔"        忍着点,不会很痛。

看着嘉维尔举起的拳头。

斯第奇在一瞬间,想起了许多事。

老师给他上课时他的喜悦。

老师离开后他的悔恨。

每次竞稿失败时,从设计部走出来的不甘。

不知不觉间,当他抬头看向穹顶时,比起斗志,反而心生愤怒。

他认为这些情感都是自己的,没有人会理解他,他也不需要别人的理解。

但此时此刻,当他意识到,有人在如此真切地想要了解他,帮助他时。

他才真正明白,他或许确实应该放下一些什么了。

他想,自己确实应该受这一拳。

“轰!”

然而,预想之中的疼痛并没有到来。

他低头看去,看到桌上有一个深深的拳印。

"嘉维尔"        哈,现在知道怕了?

"嘉维尔"        放心,我的拳头只会用来砸坏人。

"嘉维尔"        你小子又不是坏人,只是脑子不太好使,我打你干什么。

"斯第奇·画布"        你才脑子不好使!

"嘉维尔"        哟,还有心情还嘴,看来情绪还可以。

"嘉维尔"        怎么样,现在愿意跟我走一趟了吧?

"斯第奇·画布"        好吧。

"阿芙朵嘉"        那么,现在开始表决。

"阿芙朵嘉"        同意第一套方案的人,请举手。

广场上,稀稀拉拉地举起了不少手。

他们表情很镇定,仿佛明知举手的人不会多,他们也依然这样选择。

而阿芙朵嘉知道,会这么选择的杜林人,总是愿意成为被牺牲的那一部分。

"阿芙朵嘉"        请记录员记录下同意第一套方案的人数。

"阿芙朵嘉"        ……好了,请放下。

"阿芙朵嘉"        同意第二套方案的人,请举手。

这一次,举手的人多了许多,其中不少还握着酒瓶。

他们大多体格魁梧,显然,他们对于挖掘十分有自信。

"阿芙朵嘉"        请记录员记录下同意第二套方案的人数。

"阿芙朵嘉"        ……好了,请放下。

"阿芙朵嘉"        同意第三套方案的人,请举手。

……

广场上一片寂静。

没有人举手。

阿芙朵嘉知道,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前往地面,如此重大的决定,不是她一个人一段演讲就能轻易说动的。

但看着底下窃窃私语的杜林人,她知道,她的故事并非没有起效。

杜林们并非恐惧,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契机。

现在,还需要再推一把。

她在心中暗自感到罪恶。

过去的她,一定会是最反对前往地面的人。

现在的她,却要为了这件事做其他杜林的工作。

但罪恶感马上消失殆尽,因为她知道,自己正在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

"阿芙朵嘉"        关于前往地面,我还有一些补充说明要做。

"阿芙朵嘉"        阿卡胡拉是一片湿润的雨林,那里四季的气温都不低。

"阿芙朵嘉"        即使没有温控系统,我们也应该能适应那里的生活。

"阿芙朵嘉"        而且,阿卡胡拉拥有丰富的湖泊资源,以及一座天然的瀑布,也就是说那里是一个天然的“大水坑”。

"阿芙朵嘉"        以及,阿卡胡拉也有丰富的矿物资源和土地,如果我们想的话,完全可以在那里重建一座城市。

"阿芙朵嘉"        当然,还有我们际崖城最骄傲的,能让大家重新焕发笑容的新地标!

"阿芙朵嘉"        不过,这一点需要和阿卡胡拉的领导者讨论之后才能够决定。

"阿芙朵嘉"        ……

"嘉维尔"        依娜姆应该会同意的。

"阿芙朵嘉"        嘉维尔?!

"嘉维尔"        嘿,阿芙朵嘉,我给你把人带来了。

"阿芙朵嘉"        啊?什么人?

"嘉维尔"        斯第奇啊,我看你们讨论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到讨论修穹顶的事情了吧?

"嘉维尔"        我来的时机应该刚好?

"阿芙朵嘉"        你来的完全不是时候!

"嘉维尔"        哦,行吧。反正呢,虽然我不是阿卡胡拉的领袖,但我还是代替她说一声,阿卡胡拉欢迎杜林的各位!

"阿芙朵嘉"        你赶紧给我下来!

"嘉维尔"        让我再说两句啊!

"阿芙朵嘉"        不可能!

"心动的杜林人"        嘉维尔和那些地上人,确实都是些很有意思的家伙啊。

"理性的杜林人"        确实,而且,她们不仅善良,同时也很强大,和她们交朋友是个不错的选择。

"欢快的杜林人"        我也觉得!而且阿卡胡拉居然还有个更大的“大水坑”,难道还有比这更有意思的吗?

"理性的杜林人"        但是冷静下来想想,这可能会影响杜林整个族群的未来。

"心动的杜林人"        但我在这个未来中没有看到什么无法接受的后果。

"欢快的杜林人"        没错,我也觉得,虽然阿芙朵嘉故事中的地面和我们听说的一样,有许多不好的事情在发生——

"理性的杜林人"        但如果那些事情最后依然塑造了阿芙朵嘉这样一个善良的人,我不认为我们有什么惧怕的必要。

"欢快的杜林人"        何况,传言中地面上还有仍在连载中的《奇谈怪论》哦!

"阿芙朵嘉"        嘉维尔,你知不知道我为了这一刻花了多少功夫!

"阿芙朵嘉"        要是因为你出来打岔,最后大家决定不去地面了怎么办?!

"嘉维尔"        嗯……但是我刚才扫了一眼,我在杜林人的脸上看到的是向往和期待,他们会同意的。

"嘉维尔"        你已经说服他们了。

"阿芙朵嘉"        你这个人,真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总是这么乐观……

"耶奇·地心"        说起来,嘉维尔,斯第奇怎么样了?

"嘉维尔"        他说,他愿意试试。

"嘉维尔"        嗯?他人呢?

"耶奇·地心"        我就是看到他还留在广场,所以问一问你。

"耶奇·地心"        现在看起来,他确实想要试一试。

"耶奇·地心"        那我也去帮他一把吧。

广场上人山人海,大家都在议论着有关前往地面的事。

这似乎与他无关,他应该跟着嘉维尔一起进入房间,因为他过去就十分不适应这种场合。

但他没有动。

他知道,自己不是在害怕。

他知道,自己的心中有一股冲动,他想要说些什么。

只是,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耶奇·地心"        对了,忘了和各位说一个遗憾的消息。

"耶奇·地心"        我们的代理设计代表,卡奇·叙光,在得知了际崖城即将毁灭的消息后,决定辞去现在的职务,与我们暂时分道扬镳。

"耶奇·地心"        他决定要前去寻找如今不知去向的前设计代表,芬奇·画布大师。

"耶奇·地心"        对于他的决定,我表示理解并尊重。

"耶奇·地心"        并且,他在离开前就已经指名,由芬奇大师的弟子,斯第奇·画布来接任他的工作。

"耶奇·地心"        而我也深知,斯第奇·画布是一名才华横溢的建筑设计师,所以同意了他的请求。

"耶奇·地心"        正好,现在就由他来向大家说几句吧。

"耶奇·地心"        斯第奇,你来讲两句。

"斯第奇·画布"        ……

"斯第奇·画布"        我……我知道各位可能并不了解我,只知道我的老师,是大名鼎鼎的芬奇·画布。

"斯第奇·画布"        我、我和老师的风格并不相同,老师的风格更讲究对物欲的对抗,而我的风格则更倾向于——

"斯第奇·画布"        抱歉,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斯第奇·画布"        我想说的是,前往地面的方案我刚才听到了。

"斯第奇·画布"        我知道,这对于大家来说不是一个容易做出的决定。

"斯第奇·画布"        但我也认为,这是最安全的方案。

"斯第奇·画布"        如果选择这个方案的话,我们还有时间对城市的遗容进行修缮。

"斯第奇·画布"        我能做的事情不多,但是,我愿意在最后的时间里尽可能设计出一个穹顶的修缮方案。

"斯第奇·画布"        而且,如果可能的话,我还想通过这个方案把穹顶变得更加坚固。

"斯第奇·画布"        虽然抵御活性化了的源石矿脉爆发是不可能的,但是,应该能为我们争取更多的时间。

"斯第奇·画布"        所以,各位,让我们一起去地表吧,老师……一定也会这么想的。

台下寂静无声。

"斯第奇·画布"        (低声)耶奇大师,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耶奇·地心"        不,你说得非常好,好小子,我就知道你能行的。

"耶奇·地心"        那么,关于第三套方案的选择,重新表决吧,各位。

像是被斯第奇的话统一了意见一般,下一刻,一只,两只,三只……无数只手举了起来。

他们喊着各种各样的话语,斯第奇听不太清。

但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一些夸赞他的声音。

他看到,远处的高台上,卡奇在对他微微挥手,似是在对他祝贺。

他感到身上仿佛有电流窜过。

他第一次体会到,被人认同,是一件这么让人心潮澎湃的事。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最新资讯

原神新五星角色提纳里前瞻:短时输出效率第一 建议随缘白嫖

2022-8-15 14:53:04

最新资讯

狼队大法师的逆袭(精彩在第二天)

2022-8-15 14:58: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