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LO风云人物28】雅各布·凯斯上校 —— 军人的最高典范

像他这样的人可以带领我们走向胜利,我们需要更多像凯斯这样的优秀军官—海军上将普雷斯顿·科尔Jacob Keyes(服役编号:01928-19912-JK)是一位UNSC舰长,也是UNSC海军最杰出的战术家之一。作为一名战技高超且能够振奋人心的指挥官,他受到了部下的高度爱戴。鉴于他三十五年的服役履历以及获得的众多荣誉,他最终被选为了UNSC秋风之墩号的舰长,参与机密的红旗行动。他因发明凯斯回旋战术和领导了04光环之战而被后世誉为战争英雄。尊容传记早期职业生涯他于地球出生,童年时曾在太平洋度过一段时HALO人物相关,下辖《人物志》和《风云人物》两大分区,分别收录HALO中一般和具有影响力的人物

像他这样的人可以带领我们走向胜利,我们需要更多像凯斯这样的优秀军官

—海军上将普雷斯顿·科尔

Jacob Keyes(服役编号:01928-19912-JK是一位UNSC舰长,也是UNSC海军最杰出的战术家之一。作为一名战技高超且能够振奋人心的指挥官,他受到了部下的高度爱戴。鉴于他三十五年的服役履历以及获得的众多荣誉,他最终被选为了UNSC秋风之墩号的舰长,参与机密的红旗行动。

他因发明凯斯回旋战术和领导了04光环之战而被后世誉为战争英雄。

尊容

传记

早期职业生涯

他于地球出生,童年时曾在太平洋度过一段时间。他有一个姐姐,后来迁往德瓦卡星。在他生命中的某个时刻,他阅读了埃利亚斯·卡弗博士的著作,但他认为卡弗对殖民地局势的看法是悲观的。在他于军官学校接受培训的第二年,发生了一起事件,14名少尉在一次测验中因教官的失误而丧生。他也在测验中被等离子灼伤,不得不在医院住院两个月。事后,他拒绝为教官出庭作证,差点因此被降职。事后,他因自己的固执引起了哈尔西博士的注意。

他与哈尔西的结缘

2517年,在毕业七周后,时任中尉的他被分配到UNSC麦哲伦号,被选中协助凯瑟琳·哈尔西博士为二期斯巴达项目寻找理想的对象。他之所以被哈尔西选中,部分原因是他可以“保守秘密”。为了掩盖此计划的真实性,他们对外声称自己正在为女儿寻找一所学校。他们选择的第一个孩子是斯巴达编号117:约翰。后来,当哈尔西真的让索伦-066选择自己是否想成为一名斯巴达战士时,他对这个计划产生了怀疑。在他之后的余生中,他从未忘记这项任务以及每个孩子的名字。

2517年,在和哈尔西搭乘汉号前往致远星的过程中,他从舰上的冷冻舱醒来
《瑞曲之陨》,他和哈尔西扮成夫妻来到致远星

随着他慢慢开始了解斯巴达项目的真实性质,哈尔西立刻将他调回了普通的岗位,并获得了正式的上尉军衔。2524年,他在卡利普斯大学参加会议时与哈尔西重逢;正是在这一夜,他们怀上了他们的女儿米兰达·哈尔西。

人类星盟战争

在人类星盟战争的初期,他带领UNSC梅里韦瑟·刘易斯号护卫舰的一批安全部队对抗星盟的伏击,拖延了敌人足够长的时间让护卫舰撤离,从而成为了广为人知的英雄。在这次战斗中,他的大腿遭到了等离子灼伤,手也被打碎了,但被治好了(啊这)。

战争刚开始时,作为上尉的凯斯

由于在战斗中负伤,他被解除现役并重新分配到月球军官学校。UNSC最高司令部的一些高级官员对他并不肯定,他还从那些批评者那里得到了“校长”的绰号,他们认为他除了教室外什么都打理不好。2531年,他收留了自己的女儿米兰达,因为当时哈尔西觉得自己无法给予她所需的照顾。在此期间,母女俩人关系非常亲密,米兰达也跟随了他的姓氏,追赶他的步伐进入UNSC服役,并成为月球军官学校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学员之一。

2535年,凯斯重新入役,并搭乘UNSC末日边缘号转移到艾库塔纳斯45星系的希柔星,被杰弗里斯士官运送到地球表面。在帕特莫斯营地,他会见了让·马维齐中将、郑·迪米特里中校和渡边昭雄少校。他听取了关于科尔协议的简报,并获得了一个职位,在郑的指挥下,于改装后的伟岸级轻型护卫舰UNSC仲夏夜号上服役,以协助执行新推出的协议。他接受了这个提议,并说服马维齐将杰弗里斯调配到这艘舰上,因为他在飞行方面有着极高的技能,并认为他日后能够派上用场。

突袭芬尼根觉醒号

仲夏夜号来到星系的边缘,拦下了一艘货轮——芬尼根觉醒号,它正在缓缓地驶过该星系的边界。为确保货轮的导航数据已被删除,他带领一支ODST突击队登船,找到了船长并与之交谈。在ODST们正准备删除导航数据时,船上发生爆炸,将他掀翻在地并杀死了数名ODST,包括他们的指挥官坎菲尔德。

反叛者开始攻击船上的ODST,而呼叫仲夏夜号的紧急信标也被触发,请求护卫舰增援。意识到信标是反叛者触发的后,他试图警告护卫舰,货船实际上是个陷阱,但信息无法传达。他借用了马尔科夫的ODST护甲,并命令其他人将死伤的ODST堆放在货柜中。试图利用爆炸的力量,将众人和集装箱一起射向护卫舰,并在途中使用步枪纠正自身的航向。反叛者意识到了他的所作所为,继续制造爆炸,希望歼灭这支ODST部队。有超过20名ODST在这次行动中丧生,而他则被一块货轮的船体板打伤。然而,最终幸存下来的ODST比预期的要多,这让他赢得了舰上几乎每个人的尊重。

卡里巴斯IX叛乱

芬尼根事件后,渡边和郑向他和仲夏夜号舰桥的其他船员进行了汇报。据透露,有人正把经改装供人类使用的星盟武器出售给人类平民和叛乱分子。而这严重违反了科尔协议,必须找出武器的来源。ONI在外殖民地卡里巴斯IX发现了一部装有这些武器的容器,而仲夏夜的任务是协助那里的ONI特工揪出这些武器的去向。抵达卡里巴斯星系后,ODST们对他之前的所作所为表示感谢,ODST队长费森给他纹上了ODST的纹身,并表示只要露出这个纹身,任何ODST都会给予他帮助。

杰弗里斯驾驶鹈鹕机将他和渡边运送到行星首都锡林。渡边向他说明了锡林的历史,并且骚乱在这座城市变得司空见惯。俩人被送到位于锡林仓库区边缘的ONI移动指挥中心,在那里他们会见了科林西亚·汉森上校。汉森假扮成一位反叛者,试图将装有改装武器的箱子运送给当地叛军领导人杰森·金凯德,希望能得知金凯德在哪里分发这些武器。然而,由于附近的骚乱升级,他们被迫俘虏金凯德并试图逃离这座城市。但其他反叛者和不满的市民们袭击了ONI车队,杀死了大部分ONI特工并释放了金凯德。于是金凯德便煽动暴动,并下令杀死所有幸存的UNSC人员,仨人差点没有逃离他们的魔爪。

他们试图搭乘杰弗里斯的鹈鹕逃跑,但它被叛军的RPG摧毁,杰弗里斯壮烈牺牲。仨人逃到大楼的屋顶,在那里他们呼叫了护卫舰的ODST增援,并与反叛者和暴徒交火。很快,金凯德便开始用改良的星盟武器武装暴乱者。在试图窃听暴徒的讨论时,金凯德和三名暴徒袭击了仨人。渡边杀死了其中两名暴徒,但被金凯德和第三名暴徒杀死。作为报复,凯斯向金凯德连开数枪,并为争夺他手中的等离子步枪而搏斗。凯斯在搏斗中占了上风,并用步枪射杀了金凯德。在意识到自己杀死了第一个人类后,他将金凯德的尸体抛到了下面的街道上,并警告暴徒立刻解散并停止敌对行动,否则都将被射杀。

在金凯德死后,二十名ODST进入锡林并瓦解了剩余的抵抗势力。两名狙击手消灭了所有使用 RPG的敌人,让凯斯和汉森得以返回仲夏夜号。虽然凯斯认为这次行动是一场失败,但汉森却表示,至少这次行动得知了改装武器的线索。在前往护卫舰的途中,郑发现一支星盟舰队抵达了行星附近。虽然凯斯和郑都希望与保卫行星的三艘UNSC驱逐舰并肩作战对抗星盟,但汉森利用军衔压制,命令他们追踪一艘为金凯德供货的货轮。汉森在一个轨道空间站下船后,仲夏夜号便在星盟发动攻击之前溜了。

瓦砾星之战

仲夏夜号尾随货船近一周,最终进入天秤座23星系。这艘货船驶向了环绕星系中的气态巨星赫西奥德运转的小行星带。经进一步检查,护卫舰的船员发现所有小行星都彼此相连,组成了一个被称为瓦砾星的反叛者大聚集点。船员们进一步了解到,这些反叛者正在与齐格亚尔合作。在观察瓦砾星时,巴迪亚·坎贝尔上尉表示自己是站在反叛者那边的,开枪射杀了但丁·柯特利和莱利,并使郑重伤。当凯斯去抢夺她的手枪时,后者开枪将自己射杀。坎贝尔损坏了舰上的聚变堆芯冷却系统,使护卫舰几乎接近瘫痪。在郑的命令下,凯斯袭击了瓦砾星的货船队,而仲夏夜号被敌方质量加速器的炮弹损坏。当郑离开舰桥检查工程舱时,瓦砾星向护卫舰发出信息,要求与护卫舰的指挥官交谈。在凯斯离开舰桥后,发现郑垂死在工程舱,并向具有压倒性火力的反叛军投降。郑在临死前告诫凯斯不要相信任何人,并将护卫舰指挥权交给了他。当反叛军登舰时,他便命令ODST撤退。

仲夏夜号被迫停靠在亚松森栖息小行星,船员们可以选择成为瓦砾星的居民或被关押起来。凯斯向自己的船员们发表讲话,如果他们选择成为居民,他不会追究,但自己决定不加入他们。当地的地陪,玛丽亚·埃斯奎瓦尔对他发出警告,不允许他再发表任何演讲,并逮捕了他。与此同时,与瓦砾星合作的齐格亚尔领导人雷斯开始先发制人地入侵瓦砾星,以表明自己仍然忠于星盟。灰队的杰-006闪电般登场,到达凯斯的拘留室并救出他和其他被关押的船员。瓦砾星的AI朱莉安娜帮助凯斯和他的船员搭乘一艘齐格亚尔船舰逃离星系,但他需要帮助她得知齐格亚尔人的目的。凯斯在货轮强力麻雀号上会见了伊格纳蒂奥·德尔加多,并与它的几名船员一起驾驶了它。他打算将它与雷斯的旗舰无限战利品号接驳,好让朱莉安娜渗透到舰上的系统。

货船顶上了异乡人飞船,让费森、他的ODST和杰登上了它。ODST和杰迅速消灭了舰上的小规模齐格亚尔部队并控制了舰桥。但由船主提尔'瓦达米指挥的另一艘齐格亚尔运兵舰袭击了这两艘船。运兵舰损坏了货船,凯斯只好命令所有人进入无限战利品号,在此期间,费森被一个齐格亚尔重伤,凯斯和幸存的登舰队成员便赶往舱口并穿上真空服。朱莉安娜从舱口抽出了舰上空气,杀死了里面大部分的敌人。在ODST歼灭了所有幸存者后,凯斯登上了灰队的战斗舰佩蒂亚号。

在发现雷斯于赫西奥德的一颗卫星梅蒂塞特组建的昂苟伊大军后,凯斯准备发动反击以摧毁星盟军队。凯斯重新控制了修复好的仲夏夜号,并使用护卫舰将灰队和ODST部署到梅蒂塞特。为了让朱莉安娜从轨道轰炸梅蒂塞特,斯巴达和ODST摧毁了齐格亚尔的防空炮和传感器站。在他们完成任务后,凯斯让灰队和幸存的ODST返回了护卫舰。凯斯利用仲夏夜号掩护瓦砾星的居民疏散,护卫舰在此期间受损。在撤离的小行星与瓦砾星的其余部分分离后,朱莉安娜使用小行星撞毁了梅蒂塞特上的昂苟伊大军并杀死了雷斯。但独立出来的小行星不能按照预计执行一次跃迁跳跃到达安全的太空,于是凯斯便决定说服瓦砾星安全委员会前往内殖民地。他向委员会发表了简短的讲话,提醒他们有责任保护瓦砾星的所有公民以及应该在日后反击夺走他们家园的星盟后,委员会决定前往法拉克努马,这是天蝎座18星系的一个内殖民地.。

事后,他被ONI中校哈德利和海军上将普雷斯顿·科尔本人传唤并做了汇报。虽然他觉得自己会因向反叛者提供导航数据而违反科尔协议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但科尔却对他赞赏有加,并将他晋升为中校。

西格玛之战

他于2552年4月担任着利戟级驱逐舰UNSC易洛魁号的指挥官。2552年,由于斯巴达-084发表的天体物理学杂志,他通过这本杂志预测到星盟会对西格玛·奥克坦钮斯IV发动袭击。他使用自创的回旋战术,击败了四艘星盟战舰,并全程没有依靠舰载AI。

图解凯斯回旋

这次对星盟部队的空前胜利为他赢得了上校的晋升,并帮助他获得了整个UNSC的认可。他和易洛魁号留在西格玛星系中参加了西格玛之战。在战斗中,他截获了一则传送给星盟隐身飞船的讯号,并指挥易洛魁号撞击隐身舰并用射手导弹摧毁了它,但自身也严重受损。战斗结束后不久,易洛魁号被星盟间谍探测器锁定,最终带领星盟找到了致远星。在致远星,他于哈斯考克营地听取了ONI委员会的汇报,他得到了关于胜利的祝贺并被委任为UNSC秋风之墩号的指挥官。在此期间,他再次见到了约翰-117。

《瑞曲之陨》,担任易洛魁号舰长的凯斯
他获得了秋风之墩号的指挥权

致远星的沦陷

他被斯坦福斯中将赋予了一项重要使命:将二期斯巴达突击队员运送到星盟太空深处,以俘获一名高级先知,利用他将星盟逼上谈判桌,最终结束战争。在秋风离开致远星进入跃迁空间前,星盟袭击了致远星。他的任务被取消了,他便将大部分斯巴达战士投向地表,并将其中三人送到伽马太空站。接着,他试图协助保卫致远星,甚至摧毁了一艘强大的星盟“狙击舰”,但最终仍然不能挽救致远星沦陷的命运。他只好及时从空间站接回约翰-117和琳达-058以及少数陆战队员逃离致远星。

在接回士官长后的某个时间点,他指挥秋风前往亚萨废船场,拿取由贵族队携带的科塔娜子程序。这个子程序保存有宝贵的导航数据,并最终将秋风送达04光环。当他与贵族六号会面以拿去包裹时,他表示哈尔西信任六号是正确的。贵族六号则提醒他,任务的成功要归功于整个贵族小队的努力,他便表示贵族队所有人的牺牲都会被铭记。在秋风准备起飞时,六号使用附近的质量加速器摧毁了接近的CCS巡洋舰,使凯斯最终顺利离开。

他降落到起降台会见贵族六号
他在致远星从六号的手中拿取包裹
在六号拒绝随他离开后,他便搭乘鹈鹕机返回秋风

光环

谁控制了HALO,就控制了宇宙的命运。

—他对光环的理解

秋风的舰载AI科塔娜最终将船舰导航到了04光环,并在此再次遭到星盟部队的袭击,于是他便要求科塔娜锁定环带上的一些着陆区域并将它们上传到自己的神经接口,随后指派士官长保护科塔娜。

他和士官长在秋风的舰桥会面
他将科塔娜的芯片托付给了士官长

他和秋风舰桥人员设法搭乘大黄蜂救生舱Kilo Tango Victor17中撤离船舰。在着陆过程中,他发现一名敌人(奥速拿伊萨'索诺利)潜伏在逃生舱内,随后便拔枪将其击杀。不幸的是,他们在地面着陆后还是被星盟巡逻队发现。由于叛徒埃伦·道斯基少尉的所作所为,星盟最终找到了他们的位置。敌人追上后,便使他丧失行动能力并杀死了其他舰桥人员,包括道斯基本人。

他被带到了CCS巡洋舰真理与和谐号上。在那里,他受到审讯、折磨和囚禁,直到士官长带领ODST和一队陆战队员在科塔娜的帮助下解救了他。结合自己理解和科塔娜从星盟战网中破译的内容,众人拼凑出了一些关于HALO的信息。他们在逃跑路上被迫夺取了一架亡灵运输机,凯斯亲自驾驶它撞死了前来截击的两个猎人,带领大家飞向自由。

士官长将他从牢房中解救
他走出牢房后捡起针刺枪,准备逃出生天

他随后抵达了阿尔法基地,暂时地从安东尼奥·席尔瓦少校的手中接过基地的指挥权。后来,他带领艾弗里·约翰逊、火力组C小组和第二小队抵达了一座他们认为是星盟武器库的设施。但事实上,这座结构是光环的洪魔收容设施之一,他和麾下的部队被洪魔伏击。在随后的交火中,一只寄生虫攀上了他的背部并感染了他。

杰肯斯的录像记录下了他和约翰逊在遭遇洪魔时并肩作战的情况
一只寄生虫攀上的他的背部

感染与牺牲

士官长……不要做傻事。不要管我……

—他通过通讯用扭曲的声音说道,挣扎着迷失在感染中

他无助地观察着寄生虫控制了自己的身体并汲取了自己的思想。原本他只是被转换为普通的感染者,但洪魔显然意识到了他的重要性,将他和其他感染者合并为原始尸脑兽。他感觉到自己的记忆被夺取,因为洪魔正在试图学习任何有助于获得新食物来源的东西。洪魔希望他的智慧能帮助自己驾驶一艘受损的星盟巡洋舰并逃离光环,但凯斯凭借着惊人的意志力抵抗着洪魔的侵蚀,同时将自己脑中那些对人类的生存不那么重要的记忆提供给尸脑兽,比如自己的名字、年龄和服役编号(绝对不会是任何可能导致地球位置暴露的东西)。

他被原始尸脑兽融为一体
他的记忆中,他持着一张票据
他回忆起自己转变为感染者

便他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努力,最终还是让洪魔得逞。但就在他彻底死亡之前,士官长已经登上了他所在的星盟船舰,但只找到了和尸脑兽合为一体的他。凯斯在濒死时曾三次联系士官长,警告他把自己丢下。当士官长面对已经没有人类生命迹象的他时,只好打碎他的头骨以获得他脑中的神经植入物。有了神经植入物储存的密码后,他们就可以使秋风的引擎过载好摧毁光环。

当士官长赶来时,已经为时已晚

死后

你父亲的牺牲代表着军人的最高典范,他劣势下所展现的无比勇气,是他个人和UNSC所追求的极致荣誉。少了他,是海军的重大损失。

—海军上将泰伦斯·胡德在追授他的殖民地十字勋章时对米兰达说

他家住在月球,家中包括他的女儿米兰达·凯斯。在他于04光环之战牺牲后,她从胡德统帅那里领取了追授给他的殖民地十字勋章。2553年,他与他的女儿以及约翰逊等许多其他在人类星盟战争中牺牲的战士们被镌刻在沃伊纪念碑上,供人们铭记。他的勇气和战术经验永存于世,这也使他成为人类历史上最重要且最受铭记的海军军官之一。

米兰达在开罗航站领取追授给他的勋章

2560年5月,士官长和武器听到了凯斯曾在04光环之战中将科塔娜托付给他的回忆片段,武器便询问了他的情况。士官长表示凯斯是个好长官,在他们找到的第一个光环上牺牲了。后来,在通过数据集群传送时,士官长目睹了科塔娜的另一端记忆:哈尔西和凯斯交谈,表示将以自己为模板创造科塔娜,这让凯斯很不高兴。

士官长在泽塔环带目睹到的碎片回响

性格和特质

他是一位尽职得过头的战士,将UNSC的安全置于个人安全之上,甚至差点摧毁了自己的飞船,就是为了让星盟无法找到地球。他时刻准备着为自己的家园付出一切,即便身处混战,也能保持冷静和灵活的头脑。如大家所知,他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无所畏惧,就算祖卡'扎玛米以死相逼,他也拒绝透露任何关于士官长的事情。

作为一名舰长,他期望自己的部下能做到最好,并能在面对困难时保持士气。当他从真理与和谐号被解救却被告知E419无法赶到时,他责令一名惊慌失措的陆战队员保持冷静,表示他是一个陆战队员就必须像一个陆战队员。当他带队遭遇洪魔伏击时,他愤怒地命令准备逃跑的门多萨坚守阵地。

他是一位称职的军人

他非常关心自己的部下,并竭力为自己的女儿塑造父亲应有的形象因为她知道她与父母双方相处的时间都很有限。虽然他不喜欢在月球军官学校教书,但他还是很高兴能和女儿一起共度时光。在任职仲夏夜号后他开始担忧自己的女儿,但相信自己会通过与反叛者和星盟作战来保护她的安全。虽然母女之间特别亲密,但米兰达渴望成为他一样的军人用他的姓氏,并加入了UNSC海军与他一起服役。

他是一位出色的指挥官

有时他会想起自己的姐姐和她所在的德瓦卡星的命运。他知道自己从瓦砾星中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慢慢消除了无法拯救她的内疚。他仍然突袭芬尼根行动中牺牲的ODST感到内疚,即便自己实际上并没有责任。同样,他也对杰弗里斯的牺牲感到悲痛,是他将这位飞行员调配到自己麾下,才间接导致他最终的牺牲也有摆弄自己祖父留下的烟斗的习惯,经常叼着这枚烟斗以让自己保持注意力的集中。

他拿着烟斗观察着面前的显示屏

饰品

凯斯在2552年牺牲时在自己的制服上佩戴了9条缎带。在本文中,这些缎带将按如下顺序编号。这些缎带与以下UNSC和旧美国空军装饰相吻合:

他制服上的资历章
  • 勋带1: UNSC荣誉勋章

  • 勋带2: 杰出服务十字勋章

  • 勋带3: 紫心勋章

  • 勋带4: 空军表彰勋章

  • 勋带5: 战备勋章

  • 勋带6: 武装部队远征勋章

  • 勋带7: 年度杰出飞行员勋章

  • 勋带8: 士官专业军事教育毕业勋章

  • 勋带9: 基础军事训练荣誉毕业勋章

  • 殖民地十字勋章(死后追授)

非正史和可疑的剧情情节

奇一出

凯斯:你认为他会没事吗?

士官长:这种事情,在他身上已经见怪不怪了。但,1337还是个斯巴达。他是其中的佼佼者。不用担心。

凯斯:如果你这样认为,士官长。

—他和士官长谈论斯巴达-1337

在这一集中,他指挥着一艘UNSC星舰,并担任士官长、科塔娜和斯巴达-1337的指挥官。当 1337从鹈鹕号上跌落时,士官长向他保证1337会没事。后来他通知士官长,他们已与1337重新取得联系,并让士官长与1337通话。

光环传奇剧集《奇一出》中的他

银色时间线

雅各布·开撕是UNSC海军非对称作战研究小组的成员。

这人除了舰长以外的事全都干

琐事

杂项

  • 《科尔协议》中提到,他在自己的右臂上纹有ODST纹身,因为他在一艘反叛者货船上拯救了一队ODST。纹身是汉字(日文汉字),意思是“混蛋”或“坏蛋”

  • 他和UNSC中的许多其他人(如门德兹和约翰逊)都喜欢抽甜心威廉牌雪茄烟,但只见过他用烟斗

  • 在光环1中,他的制服上有马拉松标志,这也是秋风之墩号的标志。下面的文字是“Hello My Name Keyes”,缺少“is”

  • 在光环1中,他与其他部队一起抵达洪魔收容设施时,他穿着的是陆战队的作战服。而在光环1周年版,他穿着的是舰长服

开发笔记

  • 他在光环1、光环:致远星和光环无限中由皮特·斯塔克配音

错误

  • 虽然他的军衔是海军上校(O-6),但游戏中他一直佩戴的是上尉(O-3)的肩章,而不是正确的鹰状标志。这个错误首先出现在光环1中,且在后来的光环:致远星和光环1周年版中都没有得到纠正

  • 他在光环1PC版的模型采用自Xbox的预发布版模型,最终在光环:士官长合集的第七赛季得到修复

  • 他制服上的勋带7,在现代美国军队中,会在勋带6前佩戴(当然在虚构作品中无所谓)。还有就是,他也不太可能获得空军的入伍成员勋章。我们只能假设这些缎带的含义和现实中有些不同

角色信息

家园:地球

出生:2495年2月8日

死亡:2552年9月22日(享年57岁)

兄弟姐妹:无名姐姐

孩子:米兰达·凯斯

性别:男性

身高:194.3 厘米(6 英尺 4.5 英寸)

体重:96 公斤(212 磅)

发色:灰色(曾是黑色)

瞳色:蓝色

隶属

  • UNSC海军

  • 洪魔(宿主)

军衔:上校

服役编号:01928-19912-JK

值得注意的信息

  • 与哈尔西生下米兰达

  • 凯斯回旋和空中制动降落战术的创造者

  • 成为04光环原始尸脑兽

XMR的功德箱

这里是XMR,立志成为HALO中文百科全书的小UP,各位看官若对HALO中的设定及信息感兴趣的话,可以查看我的专栏文集,一定有你喜欢的内容。喜欢的话就点个关注吧,有想看的内容请告诉我。

XMR的HALO百科目前已发布550余篇HALO百科词条内容,若喜欢或是XMR的专栏内容对你有帮助的话可以请XMR吃零食支持一下XMR噢,你们的支持就是我完善HALO中文百科的动力噢。

画廊

光环1PC版的形象
光环1PC版的全身形象
光环1,他身着作战服的形象
持针刺枪的他正在逃离真理与和谐号
他带领部队前往洪魔储存设施
光环:致远星概念艺术
如上,全身概念艺术
《哈尔西的个人笔记》绘制的他
《瑞曲之陨》,他在致远星听取UNSC的报告
雅各布·开撕上校
光环美剧,他在波江二的战斗中使用M46怒怼星盟
如上
他和哈尔西之间的谈话

出场名单

  • 光环:致远星的沦陷(首次出场)

    • 附言

  • 光环:战斗进化

  • 光环:洪魔

  • 光环:初次反击

  • 光环2(仅提及)

  • 光环图文小说

    • 无限救援的最后旅程(仅提及)

  • 光环:奥星的幽灵(仅提及)

  • 光环3(仅图片)

  • 光环:科尔协议

  • 光环战争(仅提及)

  • 光环传奇

    • 奇一出 (非正史)

  • 光环:进化 – 光环宇宙的基本故事

    • 贱民

  • 光环:致远星

  • 光环:瑞曲之陨

    • 新兵训练营

    • 星盟

    • 入侵

  • 光环:战斗进化周年版

    • 终端机

  • 光环4(仅提及)

  • 光环2:周年版(仅提及)

  • 光环:恶化

  • 光环:舰队决战

  • 光环:瑞曲之陨 – 动画系列

  • 光环神话

  • 光环:渡鸦火力小组(仅提及)

  • 光环无限 (仅全息图)

  • 光环:电视连续剧

相关内容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最新资讯

阿里克尔沙漠/剑术技巧:7准则 (上古卷轴OL书籍)

2022-8-19 14:53:07

最新资讯

搬运点《魔力宝贝》攻略(半山系列,6~9)

2022-8-19 14:58:02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