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指挥官穿越了这件事·失温会合(五)

日常沙雕文,不知道该写什么但又不想闲下来的产物,长期更新,内含同时恰方舟少前俩游戏的流量,雷者勿入。图源网络,侵权立删。如果喜欢的话就点个赞吧,有什么意见可以评论区或私信讨论,合理讨论,请勿引战,谢谢合作。凯尔希指着一连串数据,“我们先后发现了有三个地点出现了你们前来时的情况。”地图的局部放大图出现,一共是三张。“一个在乌萨斯。”新苏联,指挥官默念。“一个在龙门。”中国。“还有一个在萨尔贡。”......越南吗?“好的,我这就出发。”指挥官转身朝着出口走去,M4跟在指挥官身后。“博士,你跟着他们

日常沙雕文,不知道该写什么但又不想闲下来的产物,长期更新,内含同时恰方舟少前俩游戏的流量,雷者勿入。图源网络,侵权立删。如果喜欢的话就点个赞吧,有什么意见可以评论区或私信讨论,合理讨论,请勿引战,谢谢合作。

凯尔希指着一连串数据,“我们先后发现了有三个地点出现了你们前来时的情况。”地图的局部放大图出现,一共是三张。“一个在乌萨斯。”新苏联,指挥官默念。“一个在龙门。”中国。“还有一个在萨尔贡。”……越南吗?“好的,我这就出发。”指挥官转身朝着出口走去,M4跟在指挥官身后。“博士,你跟着他们。”凯尔希并没有转身,而是目送着他们离去的方向,“凯尔希,难道你觉得他们会迷路?”凯尔希转过头,冷静地盯着博士,目光平静如水。“去吧,博士。”凯尔希顿了顿,“他们熟知这个世界,但他们不熟悉这片大地。”博士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踏着指挥官地脚印跟了上去,凯尔希直到博士的身影消失才转过身,“这片大地吃起人来从不挑食。”

“指挥官,请等一下。”博士叫住了指挥官,指挥官疑惑地扭过了头,看着博士迎着自己的目光走向前来。“怎么了,博士?”指挥官的表在这里只能作为计时器使用,但他依然习惯性地看了看自己的表。“凯尔希医生让我跟着你们,听她的意思应该是让我给你们当向导。”博士站在了指挥官面前,指挥官刚想回答自己并不需要向导,但转念一想,有个与自己同时代而且比较熟悉的人在旁边似乎也不错,于是点了点头。“那么对于你们的第一站有什么打算么?”博士顺着指挥官道路的延长线望去。指挥官凝视着眼前的高山,仿佛看到了高山后面常年冰冻的河流,吐出了几个字:“乌萨斯。”

乌萨斯的风雪与冻土是最为人们熟知的东西,不管是对于指挥官还是对于博士而言。“指挥官,你们是怎么来的?”在无聊的赶路与刺骨的寒风中,博士对着指挥官问到。“……因为一个疯子。”指挥官显然不想提及这个话题,简短的回答让气氛陷入了尴尬的沉默,博士本想顺滑地切入话题,但没想到指挥官一句话就把话题聊死了,只得硬着头皮继续问到:“那指挥官您有没有想过来到的不一定是你所熟知的,所希望来的东西吗?”“想过,而且十有八九。”指挥官平静的回答令博士有些许吃惊,那是一种几乎不可能拥有,对一切可能都毫不关心,只在乎自己的责任的态度。看博士没有回话,指挥官补充到:“既然事情因我而起,那总得把这个事情解决了。”博士本想说些什么,但在那一刻一个不可能在乌萨斯出现的东西突兀地出现在了眼前,于是他拉住了指挥官和M4。指挥官顺着博士所指着的方向望去,他们看到了一个三角形屋顶一样的东西,博士轻声说到:“地屋。”指挥官和M4立刻理解了博士的意思,乌萨斯冻土广阔,土质坚硬无比,开发出一块能盖地屋的地洞谈何容易。指挥官想起一句话:邪乎到家必有鬼。指挥官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要靠近侦察后便悄悄摸了过去。博士想跟上去,但是被M4拉住了,M4对他摇了摇头,于是博士露出了困惑的表情,“博士,指挥官的行动和想法每次都令我们难以捉摸,但是每次他都会证明他是对的,我们最好不要去干扰他。”于是博士点了点头,耐住了性子看着指挥官前进。

指挥官在距离屋子约3m的位置趴了下来,因体温融化的雪水侵蚀着指挥官的肉体,指挥官知道自己要快点,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失去自己的体温就意味着彻底的没救。他朝缝隙中扔入监控器,看到了屋子里的人。“他*的,AR15?”指挥官收起显示屏,爬到了屋子边上。“AR15!AR15!”指挥官对着屋子里面喊到。“谁?”屋中熟悉的回复声令指挥官感到欣慰。“是我,指挥官。”“指挥官?为什么乌鸦长得像写字台?”屋中的声音问出了一个奇怪的问题,别人很难理解,但指挥官明白这是在对口令,“因为白鸽长得像教堂的十字架。”“指挥官。”屋中的声音平静了下来,“您来接我了吗?”“是的,我来接你了。”指挥官滑进了屋子,背起了坐在地上的AR15,“指挥官,我不是在做梦吧?”听着这样的话语,指挥官知道她已经到了心智崩溃的边缘,“你就当这是个梦,睡一觉吧。”指挥官感觉到她完全伏在了自己的背上,闭上了眼睛。

指挥官将背上的AR15转交给M4,坐了下来。“累死了,上次她背你,这次该你背她了。”看到M4点了点头,指挥官又转向博士:“博士,看来这回是十中一二,介绍一下,这位是爱丽丝。”博士把指挥官拉了起来,拍了拍指挥官身上的积雪:“指挥官先生运气不错,但也该去下一站了。”指挥官点点头,跟上了二人行动的脚步,但指挥官渐渐迈不动脚,意识逐渐浑浊了起来,突然两眼一黑,感觉自己的身子倒了下去。“不过……指挥官先……”博士转过头,看到指挥官栽倒在雪地上,“*罗德岛粗口*,指挥官!”博士跑了过去,前面的M4听见声响也跟了过去。博士把手伸进了指挥官的衣服中,即使手已经被冻得冰冷,的那依然感受不到指挥官的温度。“失温症!”博士惊呼,“他的能量早就消耗完不能维持体温了,他刚才一直在靠着意志力和肾上腺素死撑。”说完,博士立刻背起了指挥官,“走,这里离龙门不远,我们要马上找到一个可以得到帮助的地方!“博士回头对着M4喊到,随后向着一个方向奔跑,M4紧紧跟在后面,她听到博士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地说着:“是条汉子……可不能就这么死了。”

指挥官的意识逐渐恢复到了自己的身上,看见三双关切的眼睛中都不自觉地松了口气。“指挥官,这里是龙门,在您昏迷的这段时间,我们对龙门进行了侦查,得到了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博士上前一步,坐在了床的边上。”是什么?”指挥官立刻想坐起身,但身体的虚弱还是让他只能靠着枕头勉强坐起,他看到面前的三人不停地交换着眼神,最后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推了一把博士。

“指挥官,好消息,sop就在这里。”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最新资讯

《帝国神话》steam端以及国际版5月23日更新及维护公告

2022-5-20 15:02:26

最新资讯

武装原型的bug之旅

2022-5-20 15:14:1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