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魂蛊系列:豢养·番外二(明花)左护法大叔好像不懂爱【小说】第一节

(请阅读往期《豢养》同人连载的正文说明项再进行观看)(你不看说明其实也没关系的)再次感谢B站UP主:@funnyheejun 太太的图片支持。(耽美BL向,雷者自退,不接受ky) (UP正在参与专栏活动,需要大家的点赞!谢谢你的支持!鞠躬!鞠躬!鞠躬!(・ω・)ノ)求赞!求赞!感谢!感谢! 《豢养》关系图魂蛊系列:《豢养》· 番外二(明花)祁连耀X温诚左护法大叔好像不懂爱又名:这个大叔太有魅力让人无法自拔我该如何是好第一节:左护法大人的好奇初体验?明教左护法祁连耀,祁连是贵族的姓氏,祁连耀在

(请阅读往期《豢养》同人连载的正文说明项再进行观看)

(你不看说明其实也没关系的)

再次感谢B站UP主:@funnyheejun  太太的图片支持。

(耽美BL向,雷者自退,不接受ky) 

(UP正在参与专栏活动,需要大家的点赞!谢谢你的支持!鞠躬!鞠躬!鞠躬!(・ω・)ノ)

求赞!求赞!感谢!感谢!  

《豢养》关系图

魂蛊系列:《豢养》· 番外二(明花)祁连耀X温诚

左护法大叔好像不懂爱

又名:这个大叔太有魅力让人无法自拔我该如何是好

第一节:左护法大人的好奇初体验?

明教左护法祁连耀,祁连是贵族的姓氏,祁连耀在家族中排行最小,从小衣食无忧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祁连耀性格却有些叛逆,自小的梦想就是去暗之阁当一名杀手,因为觉得杀手很酷。

后来才发现贵族是没有人想当杀手的,因为那些是听命于人的“脏活”。家族的人也不允许有人“毁坏”贵族的名声,再加上自己高大的身材,俊美的外貌,走到哪里都备受瞩目,也渐渐意识到自己确实不适合做杀手。

虽然没办法做杀手,但是武学可从不会落下,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机会就这么来了,那是小教主陆晨曦要在同龄人中挑选“继任班组”,只要入选就可为教主效劳,为教主执行任务那也是非常酷的事情,会安排暗杀任务也说不定。就想要证明自己一般,凭借在同龄人中过人的武学和身高优势,还有贵族的背景,轻松的就竞选到了名额。

右护法主“外”,左护法主“内”,可以说除了教主、圣子与圣女,左护法就是明教的形象与能力的象征,陆晨曦选中了他——祁连耀很符合这个左护法的位置:贵族的背景,高大,俊美,武功高强,能力出众。

但是如此优秀的男人却说此生要献身明尊与明教,不考虑婚嫁,女人只会阻碍他出刀的速度。着实是伤了很多女孩子的心。不过祁连耀很享受这样的状态,你放弃了一个池塘,就可拥抱大海。祁连耀身边从来不缺桃花与美酒,伸个手就可拥有数不尽的美人。只有他想要的,没有得不到的。

(今日是汉人的中秋节,祁连耀来到教主的书房报告工作进度)

祁连耀:教主,中秋晚宴已经准备妥当,明日的东西也已备齐。

陆晨曦:好。我不在教内这段日子,都需你操持,一直以来都辛苦你了。

祁连耀:我此生效忠明尊,效忠教主!

陆晨曦:你可有喜欢的人?我亦可为你主持。

祁连耀:没有。

陆晨曦:这世界很大。此次东去提亲你与我们同行吧,也该去中原看看了,教内的事暂交予圣子、圣女主持,让日之阁的人多派些人来帮忙就好。中原之事,可多问问索尔希。

祁连耀:是!感谢教主!

陆晨曦:你年纪也与我一般大,再不抓紧就真要孤独终老了哦。

祁连耀:我的一生已献身于明尊!献身于明教!

陆晨曦:关于情爱之事,你也可多问问索尔希。

祁连耀:是。

(OS:他喜欢的可是男子啊!我问个锤子?!)

花皓灵:晨曦哥哥,药材我都清点好了,这两天就可以装车了。(灵儿边说边走了进来)

陆晨曦:好。刚好,啊耀,你帮忙联系镖局,把灵儿的药材按这个地址送去。(说着,拿起旁边写好的一个信封递上去)

祁连耀:是,教主。(接过信封)

(灵儿来到晨曦的身旁,自然的侧身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花皓灵:你们在谈事情吗?会不会打扰到你们?

(晨曦挥挥手)

祁连耀:属下告退。(行礼离开)

(OS:怎么教主与索尔希都喜欢男子?断袖在中原很流行吗?男人又臭又硬的,香香软软的女孩子不好吗?)

(之后祁连耀来到圣殿寻圣女)

祁连耀:教主下达命令了,在你书房等你。

(正在圣殿祈祷的圣女听到左护法的声音,睁开了眼睛,起身来到书房,与祁连耀面对面坐了下来)

祁连耀:圣子呢?(给圣女倒了杯茶)

艾莎:在给贵族的晚宴做准备。

祁连耀:你不去吗?

艾莎:这次是轮到他去“献身”,下次才是我。别聊这种蠢问题了,教主说什么了?

祁连耀:聘礼什么的我都准备好了,过两天教主让我随他去中原,教内的事情,就拜托你与圣子了,教主说可以让日之阁那几个人过来帮忙。

(祁连耀喝了一口茶,艾莎则是呆呆的看着窗外)

艾莎:知道了,去吧,你们是自由的。

祁连耀:自由,你渴望吗?

艾莎:既然选择了,我就不后悔,起码比饿死在角落里好多了。

祁连耀:继任者都挑好了吗?

艾莎:你问错人了,那是日之阁的事。

祁连耀:那不是最后得你们挑选嘛。

艾莎:快了,都是美丽动人的狗,就看看谁更听话罢了。

祁连耀:别这么说嘛,现在的情况,可比从前好太多了。

艾莎:是啊,多亏了晨曦教主。

祁连耀:好了,要说的话我也传达了,有想要的礼物吗?我从中原给你带回来。

艾莎:你带上啊明啊远去吧,让他们也锻炼锻炼。就算是给我的礼物了。

祁连耀:拖油瓶。不带。

艾莎:是教主同意的,不信你可以去问。

祁连耀:跟着我这样的人,你确定吗?

艾莎:没事,年轻人就该多长见识,活着回来就行。

(艾莎喝了口茶,对着祁连耀笑了笑)

祁连耀:既然教主同意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两天后出发,到时候再叫他们俩来找我吧。

艾莎:谢谢左护法大人。

祁连耀:走了,我还得去趟镖局。(挥挥手示意,离开)

侍女:圣女大人,该喝药了。(端着一碗药来到身边)

 艾莎:嗯。(眼神空洞的看着窗外)

(联系好镖局,把教主交代的事情做完,今天总算是忙完了,中秋晚宴那种无聊的聚会,祁连耀是从来不会主动去参加的,可教主邀请了,还是去吧)

(祁连耀跟在教主与灵儿身后,来到会场,说是晚宴,其实也就是普通的篝火晚会,人们可随心所欲的载歌载舞。自己在教主身后的地毯上席地而坐)

陆晨曦:灵儿想喝什么?葡萄酒?果汁?

花皓灵:只想喝水。嗯,谢谢晨曦哥哥。

陆晨曦:我让他们烤了肉,一会儿就能吃了。

花皓灵:好,嗯….我闻到烤肉味儿了,好香啊。

陆晨曦:小馋猫。(摸了摸头)

花皓灵:嘿嘿。

陆晨曦:先吃些东西,再一起去篝火那边,一会儿我们一起跳舞。

花皓灵:啊?!可是我不会。

陆晨曦:我教你,很简单的,灵儿不用担心…….

….

..

(眼前的灵儿与教主在有爱的互动,祁连耀都看在眼里,不禁感到有些寂寞了)

祁连耀:(OS:男人与男人吗?是要怎么做?热介甫和巴拉提和我去醉仙楼倒是点的小倌儿呢,我是从来没品尝过。不知道味道怎么样?真是无聊的晚会,小姑娘们呢?再不出现我就要无聊死了。)

(正这么想着,举着酒杯喝了一大口葡萄酒,在月下的这一幕,旁边的姐妹团都看在眼里,大众情人——祁连耀,在哪里都那么光鲜夺目,好几个姑娘跑过来搭讪)

姑娘们:左护法大人,我可以坐这边吗?/大人我想坐在你这边。/大人,你今天还是那么的帅气呢!/大人,今晚就让我们陪陪你吧?/左护法大人,来,干杯!/……..

祁连耀:(营业般的笑容)啊….是婵儿啊,坐这吧。诺特,来你坐我前面,嗯…..小伊你好香啊,雅雅你还是那么香甜可爱呢,来,大家一起喝一杯吧。干杯!

姑娘们:干杯!

(不一会儿的功夫,四个姑娘围着祁连耀一起开心的喝酒聊天,刚刚还感到有些寂寞的祁连耀现在就已经左拥右抱了,五人一起玩得很是开心)

……

(翌日,祁连耀在客栈的豪华套房里醒来,坐起身,看着身旁睡着的美人们,又一股莫名的寂寞感涌上心头,想着还是快些回去吧,今日得收拾自己的行李准备去中原了。穿戴好后下楼,有些饿了,路过包子铺)

祁连耀:大爷,来三个大肉包。

大爷:好咧!来咯来咯~热乎乎的大肉包!

凌彦君:老板,来四个肉包子。

大爷:好!稍等!马上好!

祁连耀:(注意到)你是….索尔希的…..伴侣?

凌彦君:你是….左护法大人。

祁连耀:呵呵呵,你并非我教中人,可叫我名字。祁连耀,亦可唤我啊耀。

凌彦君:你好!我叫凌彦君,叫我的名字就好。

(两人同路,便同行畅聊了起来)

祁连耀:昨晚的中秋晚宴,你们去了吗?

凌彦君:没有,我与索尔希一起过的中秋节。

祁连耀:嗯…..怪不得没看到你们。你们两个…..认识多久了啊?

凌彦君:有十几年了吧。

祁连耀:想必是日久生情吧?

凌彦君:啊…这个…..算是吧。

祁连耀:我看着你年纪不大。能冒昧问一下您…..?

凌彦君:嗯,我今年二十了。

祁连耀:…….(愣了一下,看着彦君)

凌彦君:啊耀?

祁连耀:(OS:他们年纪也差太多了吧,教主和灵儿也是这样。)

索尔希他可是跟我同岁。而又同为男子,你们…..

凌彦君:呵呵呵,我喜欢索尔希,只是因为他就是他,与其余无关。

祁连耀:教主与索尔希都找到了伴侣,我很为你们高兴。不过…..这男子与男子,我不是很懂。那个….您是承位吗?

凌彦君:咳咳咳….(OS:西域人聊天都那么直接开放的吗?)

这个,索尔希才是。我可是上面那个。(微笑)

祁连耀:哈?!可是教主他们,你年纪….嗯….我果然还是不懂呢。(一脸认真的思考着)

凌彦君:您…..(OS:他还真的认真思考起来了喂!)

祁连耀:哦!我啊,没碰过男子,所以有些好奇,抱歉抱歉,刚才冒昧了。

(才意识到问了失礼的事,急忙解释)

凌彦君:没事,若您真想了解,我们改天喝一杯,慢慢聊。

祁连耀:我确实也想了解一下,这样也能更好的为教主分忧。过两天我们就要去长安了,我想会有机会的,一定一定。

凌彦君:好,待回长安我定好好招待您。伴侣的话,像您那么优秀的人,应该…….

祁连耀:哈哈哈,我此生已献身于明尊与明教,并不打算娶妻生子。

凌彦君:哦,如此,那着实可惜了。

……

(两人边走边聊回到了教内)

(晚上,忙碌完后,祁连耀想着回家也是独自一人,怎么打发时间呢?还是去花楼喝喝酒最棒了吧,祁连耀约上两个兄弟,来到集市的醉仙楼,老鸨看到熟客来了,特别热情的迎了上去。)

花楼老鸨:哎哟~欢迎左护法大人,还有热介甫和巴拉提大人,欢迎各位大驾光临啊,各位可是好些日子没来了,可想死我了!来来来,请进!请进!

祁连耀:嗯,此次为教主准备嫁娶之事,是忙碌了些,想着过两天就去中原了,今天就过来跟兄弟喝几杯。

花楼老鸨:认真搞事业的男人最帅了啦!那今晚可得玩得开心啊!

(三只猫猫被请进了花楼,包房内,大家坐在地毯上)

花楼老鸨:这些都是小店新酿好的上好的葡萄酒,各位大人尝尝!这次的美人儿还是照旧?

热介甫:我照旧,小撒尔可甜了。巴拉提呢?

巴拉提:我换一个吧,有新的小倌儿吗?青涩些的也没关系。

花楼老鸨:有的有的。左护法大人呢?是要小兰姑娘还是翡翠姑娘?

祁连耀:我想要个温柔点的,漂亮又技术好的小倌儿,有吗?

花楼老鸨:有的有的!这就给各位爷请过来!请各位稍等,呵呵呵….(关上门离开)

(两人听到祁连耀要的是小倌儿,又惊又喜)

热介甫:哎呀,啊耀,今儿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啊。你竟然会想要小倌儿?!

巴拉提:是啊,从没见过你碰过男人啊,改喜好了?

祁连耀:就是想看看,平常看你们也是和小倌儿玩得很开心的样子。

热介甫:可以可以,各有各的好,像你那么帅气多金的贵族,谁能不心动啊。

巴拉提:教主和右护法都喜欢男子,看来你也上道了啊~!

祁连耀:可别打我的主意啊!我只是想更多的了解教主而已。

热介甫:哎!你别多想,绝对不会。你这身材是很好啊,但是我必须得是上面那个!哈哈哈

巴拉提:哈哈哈哈,看来我们三个一样,好兄弟!来!干杯!

三人:干杯!

(三人边聊边开心的喝着酒,不一会儿,两个小倌儿敲门走了进来,自我介绍后分别落座到热介甫和巴拉提的身旁,接着,一个打扮亮丽的小倌儿抱着一把琴跟着老鸨走了进来,举止优雅,举手投足都不输这儿的姑娘)

花楼老鸨:这是左护法大人,今晚是他第一次宠幸小倌儿,可要注意点!你真是有福了。快打招呼!

木棉:奴家木棉,见过左护法大人。(行礼)

花楼老鸨:大人们!玩得开心哈!我就不打扰了。

(老鸨关上门离开,这还是祁连耀第一次主动的想要与男子亲密,而且木棉也长得很是妩媚,不免有些紧张,木棉看出来了祁连耀的不安,走了过来,放下怀里的琴,倒了杯酒,先发了话)

木棉:奴家今夜能够伺候左护法大人实乃三生有幸,这杯酒,先敬大人一杯,祝大人万福安康。

(优雅的喝下酒,对祁连耀笑了笑,弄得祁连耀有些心动)

祁连耀:嗯,教主的伴侣是男子,身为左护法,定是要了解教主和教主夫人的需求才行。所以我想来请教一二。

木棉:听闻左护法大人为了明教今生不婚不娶,奴家真是佩服呢。今晚就让我们三人好好伺候各位吧,献丑了。

(说完,往旁边一坐,抚琴,悠悠扬扬的琴声随着指尖舞动,其余两个小倌儿也闻声而来,在三位大人面前翩翩起舞,悠扬的旋律、曼妙的身影偷偷地敲打着祁连耀的心绪。几位今夜玩得很是开心。)

……

(酒足饭饱,各自开房,房内)

(祁连耀喝得有些微醺了,靠在桌子旁休息,木棉倒来了一杯水,祁连耀喝下)

木棉:那么大人….您是想先听讲解呢?还是先实践呢?还是….边实践边跟您讲解?

(说着,坐上了桌子,纤长的大腿弯曲着,露了出来,一手撑着桌子,衣裳的领口随着肩膀顺势滑落了下来,一手轻抚着祁连耀的喉结,自上而下的轻触着到胸口。)

祁连耀:咳咳,你先跟我说说吧。我先了解个大概。(马上止住了胸口处那撩人的手)

木棉:好的大人。奴家今晚定会让大人好~好~学习的。

(木棉笑了笑,缓缓的打开衣襟,轻薄的衣裳就这么搭落在手臂上,木棉的手轻抚着自己敞开着的胸口,认真的解释着)

木棉:男人自然是最了解男人了,这儿,这儿,还有…..这儿,都是敏感的地方,就看怎么伺候了,不过这些都只是“表面”的,“里面”才是真正让人快乐的东西,得好好实践和摸索才能明白的。位置….大概…..是在这儿。大人,您身材那么高大,想必定是可以很好的找到的。呵呵呵呵。(木棉看着祁连耀的身材开心的笑着)

祁连耀:嗯…….(似懂非懂的样子)

木棉:大人,男人与女人的确是有些不同,但是承欢的姿势还是相通的,我做承位,来引导您可好?

祁连耀:额……..那么麻烦你了。(如此温柔的木棉让祁连耀很好接受)

(木棉微笑着,从桌子上翻坐而下,来到祁连耀的身旁,帮忙解脱桎梏后一脸的愉悦,眼睛都离不开祁连耀了)

木棉:(看着祁连耀的眼睛)那么大人,您好好的感受一下,奴家…..就得罪了。

(说完,手上忙活起来,低下了头……)

……

(翌日,祁连耀醒来,看到了木棉正侧身睡在自己的身旁)

祁连耀:(OS:嗯?这是…..我真的跟男人睡了?!昨晚….只是点到为止。不算不算。果然第一次就全部接受下来还是有些困难的。哎,算了。)

(昨晚自己并没有喝醉,所以他才确定那些与木棉的欢愉都是那么的真实。)

祁连耀:(OS:明天就要出发了,快点回去收拾行李吧。)

(祁连耀躺在床上,脑海中不停的闪过昨晚与木棉的种种,木棉确实一直在不停的解说和指导着他,加上自己的亲身实践,那么一想,身体一激灵,弄得自己也吓了一跳。)

祁连耀:不是吧….(扶着额头简直不敢相信)

(OS:我竟然也会对男人…..?!)

(祁连耀不敢再多想,立即起了身,穿好衣服,留下银子便离开了。木棉醒来)

木棉:哎呀,好可惜啊,没有吃到左护法大人。也是,毕竟是第一次接触男人呢,他明天就要去长安了,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相见,那么棒的男人……是我的该多好啊…..我终究,只能破败于此了吗?…..

(之后,晨曦与灵儿带上明教一行人,运着聘礼,前往长安提亲, 中途休息吃饭时,好似感觉有些不对劲的双生子兄弟讨论着)

陆潇明:我怎么觉得左护法大人好像……哪里….有些怪怪的。

陆潇远:哪里?

陆潇明:说不上来,好像朝着教主夫人和右护法大人看得多了些?看他们的眼神也不一样了。

陆潇远:寂寞了。

陆潇明:是啊!你看这次回来教主他们都有伴侣了,左护法是不是也想要个伴啊?

陆潇远:可他从不缺。

陆潇明:嗯,都快四十岁的男人了还是有那么多女孩子追好羡慕啊。

陆潇远:成熟多金男。

陆潇明:论武学、能力,论样貌、背景,各个方面确实都很有吸引力呢,我们以后也要像左护法那样厉害!

陆潇远:哥,你是你是!(从背后抱着啊明蹭蹭)

陆潇明:呵呵呵,啊远还是那么可爱。(摸摸头)

(一个月后,队伍抵达长安,过了几日,修整好后大家把聘礼运到了长安南郊花府上。终于忙完,灵儿想好好谢谢大家,想和大家一同出游,泡泡温泉,好好的玩几天)

(灵儿找到索尔希)

索尔希:彦君在宫里。我这边则是一堆明教弟子来到长安都等着安置。我们这几日都忙,抱歉灵儿,下次一定。

(灵儿找到周岐山)

周岐山:我与王家村村长约好了要去出诊的,北归说要陪我去,来回大概得半个月呢。怕是没有时间与你们同游了,抱歉灵儿,下次一定。

(灵儿找到曲铭….?)

曲铭和万子杰找不到。

(灵儿找到裴霖)

裴霖:好啊,我跟小星星…….(看到一旁陆奎星充满杀气的眼神)

裴霖:啊啊啊……那个….其实谷里有好多事情等着我去处理呢,晚上还要陪小星星,师兄好忙好累的,师兄以后再陪你好不好?下次一定!灵儿乖哦~(摸摸头)

(灵儿来到医馆找到温诚)

花皓灵:事情就是这样,我放弃了。他是第一次来长安,你带他熟悉下环境,随便带他玩几天吧。花销记我账上就好。他就交给你了,走啦~好好玩儿啊~再见~(与晨曦转身离开)

温诚:可是医馆….

花皓灵:(挥挥手,拉着晨曦的手走远了)闭馆几日也无妨~…..

温诚:……..(OS:哎,就当是休息几日吧。)

(温诚转过身,看着高大的祁连耀,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就这样尴尬的面对面站着)

(两人微笑以示友好)

温诚:……..(OS:比晨曦还高大的大叔!?有点可怕…..这可怎么处理啊….)

祁连耀:……..(OS:好小一只的中原人,怎么感觉有些怕我?啊….小孩子最麻烦了。)

B站太太:funnyheejun

喜欢的话就点个赞吧!谢谢你!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最新资讯

关于游戏《林中小女巫》的一些个人思考

2022-5-25 15:17:04

最新资讯

光遇国际服请问有没有剧组还要的人

2022-5-25 15:26:04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